宝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宝书网 > 夫君摔断腿后(1V2,NTR) > 像是个独守空房久了的怨夫

像是个独守空房久了的怨夫

夜里疾风骤雨,第二天却是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场秋雨一场凉,天也骤然冷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裹了厚衣服,才推开门,就被谢灼堵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shen上都透着凉意,不知dao在这里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夜里的猜测又冒出来,孟弥贞这才意识到,这段时间里,两个人不仅没zuo过,连亲昵的举动都几近于无,甚至话也没多说几句,只是她最近心思都在陆峥shen上,并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是真的生气了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躲开他亲吻的事情,还是别的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自己也摸不准自己在想什么,她确确实实从和谢灼的交欢中获得了欢愉的感受,可这是喜欢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明白自己是爱着陆峥的,既然如此,人又怎么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?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她对谢灼又到底是什么感情?

        是如陆郎所说,只是在他shen上找找乐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有点无措,不知dao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灼先开了口,他轻嘲dao:“孟弥贞,我生病了,你都不guan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己掩住口鼻,低下tou凑在她面前:“摸一摸,很ta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抬起,瞥向她,他微带点鼻音地补充:“我说额tou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然还能摸哪里?!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试探着把手放上去,确实烧得厉害:“怎么还站在风口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灼看向她,眼神里似乎有些怨念,像是个独守空房久了的怨夫:“孟弥贞,我不出现,你会主动去找我吗?我不在这里等你,你会想到我吗?想不到的话,我会不会就直接病死在柴房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得可怜无比,也叫孟弥贞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垂下tou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灼站直了shen子,把手递给她,要她牵着自己:“带我去看大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病了后,原本就有一点古怪的xingqi愈发显lou无疑,孟弥贞哄他:“外面风大,你病成这样,不好出门的,我去请了大夫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灼摇一摇tou:“你一个人出去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无可奈何,翻出tou巾,给谢灼裹上,以防止他再chui风,随后带着他往镇上大夫家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并不是太大的mao病,只是风寒而已,在老大夫家里先喝了一剂煎好的药,又包了几包带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路上,恰好碰着镇上的书院下学,一群人涌出来,散漫讨论着什么,无非是今年的乡试、明年的春闱,还有陛下又发落了哪个武将,又或是为十几年前的某个文臣平了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张望着朝堂上的起起落落、风云变幻,既为之心惊,却也想青云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看见了,有点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峥也在这里读了一年多的书,那个时候她总跟着陆家祖父来接他下学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陆峥考上了秀才的功名,却忽然不再来读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是因为家里钱银不够交束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些意气风发的书生们,孟弥贞有些怅然,陆郎原本也该是其中一个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不是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还想着往事,谢灼却忽然站在了她shen前,把她视线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有几个学生看见了孟弥贞,因为她生得好看,频频看过来,还交tou接耳、窃窃私语着什么,瞧着神态不很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灼冷着脸,把孟弥贞拉在shen后挡了挡,又觉得挡不住,扯下tou上孟弥贞给他裹的那个夸张的裹tou,要把两个人裹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发起烧来,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失笑,牵着他手指,轻轻dao:“好啦,我们走吧,你烧着高热呢,在外面昏过去,我怎么把你弄回去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很快就回了家里,谢灼才一进门就往柴房里走,孟弥贞叫都叫不住,她匆匆忙忙追过去,就看见他坐在床上,那裹tou扯开,lou出一张烧得chao红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弥贞伸手摸了摸他额tou,烧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去给你煎一副药,顺便煮碗姜汤来喝,你躺着休息一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灼伸手,把她拉在自己tui上,他的神情有些困惑,又十分可怜:“孟弥贞,我到底算什么呢?”

si  m  i  s  h  u  wu.  c  o  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林可可的私生活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乖妈妈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